九州体育天下官方网

百家争鸣

关于陶渊明“隐与非隐”

发布时间:2009-05-19 11:12    点击:次     发布人:admin  来源:

      关于陶渊明“隐与非隐”

陈新

 

    公元427年,宋永嘉四年秋,病酒,不治,征著作郎不就,挥而去之江州刺史送来梁肉,从病榻上爬起来写下自祭诗、文,然后,坐椅止息(九州县多数九州地区,亡人归葬前皆坐椅接受亲朋吊唁,此习俗可能源自陶公,大约应是受净土宗始祖慧远大师坐化圆寂方式的启发和影响)——自谓“死去何足道,托体同山阿”……“但恨在世时,饮酒不得足”的陶渊明,自梁昭明太子编《文选》广为刊布其诗文以来,历一千五百余年,名声渐隆,受历代名流追捧,自是有不寻常处。

     按颜延之在征询陶公家人及其亲友意见后,作诔称“寻阳陶渊明,南岳之幽居者”,当是有可能遵陶公遗愿,不以其晚年激愤所为及其作品而累及子孙的隐衷。颜不可能不知陶公忧愤,诔不言及,原因自明!

     颜诔称道其隐。陶公遗作,至少是“金刚怒目”类的诗文,极有可能当时并不刊行于世。故沈约,钟嵘们只知其隐,不知其非隐。至梁昭明太子萧统得以将陶公诗文搜集齐全编入文选之机缘,大约与梁王康镇守江州,听说陶公曾孙为里司(小村长之类)即日即提拔为州府西曹(相当于现在的正处级部门主任之类)一事有关。时过百年,历两朝代,受到梁王恩惠的陶渊明的曾孙,到此时遵遗嘱将其先祖与本朝无关的激愤文章交出奉上,当无不可,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 按史传记载:陶渊明临终前从病榻上爬起来,回答江州刺史说:潜也何敢望贤,志不及也!(翻成大白话就是:我哪谈什么高尚,就是对你们说的这些东西不感兴趣!)公其时神志清楚,气势轩昂,说话一点都不含糊。何以故说死就死,拟一个自祭、自挽诗文便可自去?猜想其为人父者,自知已病不可治,并无可惧,然而其拒绝朝廷征命,拒收官员馈赠,当不无顾虑祸及子孙。至此,已无弦琴断(陶公蓄无弦琴必有缘故——人生虚实,当是与男女情事有关)——桃源梦醒(写出了诗并记,当然梦醒)的陶渊明,最后,像慧远大和尚那样坐在椅子上自己停止呼吸,那是再自然不过的归宿。因而其临终前立有遗嘱将其晚年所作不公开示人,待百年后必有变故,再拿出来刊行于世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 渊明非隐,从诗文中不难看出情状。之所以被认为隐,甚至“赫赫有名的大隐”,那无非是他临终时想要不给子孙惹祸的掩饰。相隔不过几十年的沈约,钟嵘,未看到陶公“惜哉剑术疏”之类的愤慨,再加上有颜延之的“幽居”一说,当然就把他收入《隐逸传》,其诗文也就只能列个中品。至百年后的萧统抬举,自有其意外发见的缘故,说陶的《闲情赋》白璧微瑕,更可见渊明非隐,真性情中人!

     要之,陶渊明并非颜诔曲笔,以及后来正统主流文化渲染的那种欲济世而不得,退隐独善其身的人物。他是陶侃的曾孙,陶氏家族当时有在京城为高官的族叔,有袭封长沙公一脉可谓坐镇一方的诸侯,因此,用现在的话说,他也算是“太子党”一类的人物,非李白、杜甫那种想做官而不得,完全依靠读书进取的寒士。他之所以能想出仕便为州祭酒,少日自解归之后还能随时出入桓玄,刘裕等这样一些位极人臣者的幕府,想要在归田之前积累些俸禄,还可以谋一个距寻阳县老家不过百里地的彭泽令做,这当然非等闲人士。另即便是皇帝都要礼让三分的慧远,破例许其饮酒邀请他入莲社都不领情,岂真正穷困潦倒平民百姓可能享有的待遇?!所以说,历史不可以用观念之分来作想当然归纳,历史虽无法求证,但至少不可以作悖离常识的推断。
     
历代评陶,白居易是最为仰陶者,他谪居江州期间,碰上姓陶的人都感觉亲切;苏东坡对陶诗的价值评判最高,认为陶可比肩屈原,在鲍、谢、李、杜诸人之上;古人论陶最得要领者,当属元代诗人元好问,他说“君看陶集中,饮酒与归田,此翁岂作诗,直写胸中天。”是真正看出陶公非隐,饮酒与归田,写作是直接抒发更高生命言语的真谛。近现代的梁启超,朱自清,鲁迅,朱光潜等人则更注重陶渊明及其作品的现代,现实意义,虽各有偏颇和局限,但在价值判断上,无一不认为陶渊明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。

     陶渊明在世之时,对其自身的价值及影响,也并非没有一点自觉的认识:……虽留身后名,一生亦枯槁。……愿言蹑清风,高举寻吾契。——总之就是一个“人间无净土,世外有桃源”的理想!是一个特殊异类,相对比较独立人格者,站在民生立场上的自由主义思想的发端。

 

 

附录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梁·萧统·陶渊明集序  

  

       夫自自媒者,土女之丑行;不忮不求者,明逢之用心。是以圣人韬光,贤人遁世,其故何也,含德之至,莫腧於道;亲己之切,无重於身。故道存而身安,道亡而身害。处百龄之内,居一世之中,倏忽比之白驹,寄寓谓之逆旅,宜乎与大块而盈虚,随中和而任放,岂能戚戚劳於忧畏,汲汲役於人间哉,齐妪女之娱,八珍九鼎之食,结驷连骑之荣,侈袂执圭之贵,乐既乐矣,忧亦随之。何倚伏之难量,亦庆吊之相及。智者贤人居之甚履薄冰,愚夫贪竞之若泄尾闾。玉之在山,以见珍而终破;兰之生谷,虽无人而自芳。故庄周垂钓於濠,伯成躬耕於野,或货海束之药草,或纺江南之落毛。譬彼鹅雏,岂竞鸢鹧之肉;犹斯杂县,宁劳文仲之牲。至於子常、甯喜之伦,苏秦、衞鞅之匹,死之而不疑;甘之而不悔。主父偃言生不五鼎食,死则五鼎烹,卒如其言,岂不痛哉:又楚子观周,受折於孙满;霍侯骖乘,祸起於负芒。饕餮之徒,其流甚众。唐尧四海之主,而有汾阳之心;子晋天下之储,而有洛滨之志。轻之若脱屣,视之若鸿毛,而况於他人乎?是以至人达士,因以晦迹。或怀厘而谒帝,或被褐而负薪,鼓枞清潭,弃机漠曲,情不在於众事,寄事以忘情者也。

       有疑陶渊明诗篇篇有酒,吾观其意不在,亦寄酒为迹者也。其文章不群,辞彩精拔,跌宕昭彰,独超众类,抑扬爽朗,莫之与京。横素波而傍流,干青云而直上。语时事则指而可想,论怀抱则旷而且真。加以贞志不休,安道苦节,不以躬耕为耻,不以无财为病诌非大贤笃志,舆道污隆,孰能如此乎,余素爱其文,不能释手,尚想其德,恨不同时,故加搜校,粗为区目。白璧微瑕,惟在闲情一赋,扬雄所谓劝百而讽一,者乎,卒无讽谏,何足摇其笔端,惜哉:无是可也。并粗点定其传,编之於录。尝谓有能观渊明之文者,驰竞之情遣,鄙吝之意祛,贪夫可以廉,懦夫可以立,岂止仁义可蹈,抑可爵禄可辞,不必旁游太华,远求柱史;此亦有助於风教也。

主办:中共九州市官方网委宣传部    承办:九州市官方网委对外宣传办公室
电话:九州体育天下现金网    邮箱:wxb2187@sina.com
赣ICP备09009734-1号    技术支持:语欣科技    Power by DedeCms

赣公网安备 36042102000129号

home88–bf必发官方唯一网站亚博英雄时时乐home88–bf必发官方唯一网站